当前位置:首页 > 职业心得
发大说法Say
办案手记
热点解读
案例评析
职业心得
法大动态

办公地址: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世纪六路宇泰商务广场1406-1409

联系电话:  0471- 4635126  

传  真:  0471- 4635144

邮  箱: fadalaw123@163.com

网  址: http://www.fadalaw.com    http://www.fadalaw.com.cn   

http://www.fadalaw.cn 

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界定是个难题
编辑: 发布时间: 2014-03-24

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界定是个难题

                       关键词:网络服务提供者,立法,学术,法律界定

 

作者:北京市法大律师事务所郝剑锋律师 

    (一)我国立法及学术界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界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1](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提出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概念,但对其具体含义没有界定。《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2](以下简称《条例》)对网络服务提供商也没有做出统一的界定,只规定了从事具体服务的四种网络服务提供商:即提供自动接入、传输服务网络提供商,提供自动存储服务提供商,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提供商和提供搜索、链接服务提供商。[3]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4]2006修订,以下称《解释》)也只是提出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内容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概念,并没有对《条例》网络服务提供商的规定做进一步说明,并且与《条例》的规定并不吻合。[5]可见,我国立法对网络服务提供者这一网络空间重要主体的含义的规定是模糊的,法律适用过程中对网络服务提供商的界定也是混乱的。

    学术界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定义也没有统一的说法。基本分为广义说及狭义说两种观点。广义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泛指一切提供网络服务的个体和组织,既包括网络信息提供者,也包括中介服务提供者,具体体现为网络内容提供者、网络技术服务提供者、上载信息的网络用户及其他参与网络服务的个体和组织[6]狭义的网络服务提供商指网络中介服务者。网络中介服务商的基本特征是按照用户的选择来传输或接受信息,它本身并不组织、筛选所传播的信息[7]还有的学者认为网络服务提供商即ISP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的简写),包括各种在网络空间中提供网络基础设施、接入服务和服务器空间以及具体信息的所有网络服务者。从其提供的服务的不同环节和功能来看,可以把ISP分为以下三类:一类是IAP(Internet Access Provider),即网络连线服务提供者;一类是IPP(Internet Platform Provider),即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一类是ICP(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即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这类网络服务提供者主动提供各种具体的信息,包括国内外政治、经济、交通、旅游、文化、教育、生活娱乐及气候变化等等[8]可见学术界对网络服务提供商的认识也是五花八门的。

    (二)现实中,提供网络服务的个人或组织提供的网络服务往往错综复杂,很难从主体身份上对其加以限定

    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使得参与网络服务的主体往往身兼数职。以百度为例,百度提供的网络服务有百度文库、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百度新闻、百度MP3、百度视频、百度地图、百度图片、百度空间等数个平台分别提供搜索与导航、搜索社区、移动互联网、网站与企业服务、购物、在线娱乐、软件等诸多服务。百度不仅仅自己直接向网络平台上载内容,而且为网络用户上载信息提供存储空间、信息搜索及下载、归类、组织管理等服务。这样的格局下,一个主体在从事不同活动时,其行为特征也是不相同的。如果我们非得僵硬的给某个个体冠以一个身份,并通过分析其身份特征来赋予其相应的法律义务及规定其行为的法律责任的话,势必会造成制度的复杂和法律适用的繁琐。并且,个体在网络空间中从事的活动的复杂性,也很难基于其身份抽象出一般的特征。

    立法、司法及法律研究中对网络服务提供者认识的严重不统一,造成很难依据网络服务提供者这一主体的特征来赋予其应有的义务和责任。

(三)司法实践中如何把握网络服务提供商这一概念

   鉴于 法律从来是调整某一类型侵权的行为的角度,对行为主体的责任和义务进行评析。所有笔者认为,在司法实践中应当结合网络侵权行为的具体特征来判断该行为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而不是依据网络服务提供者这一主体的特征来赋予其应有的义务和责任。



[1]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于20091226日通过,自201071日起施行。

[2] 2006510日国务院第135次常务会议通过,自200671日起施行。

[3] 陈治宇  袁刚:《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著作权侵权责任立法之探讨——从百度案与雅虎案分析<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不足》,《社会与法制》,20089),第82页。

[4] 20001122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144次会议通过,根据2003122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02次会议《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决定》第一次修正,根据20061120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406次会议《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决定(二)》第二次修正。

[5] 陈治宇  袁刚:《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著作权侵权责任立法之探讨——从百度案与雅虎案分析<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不足》,《社会与法制》,20089),第82页。

[6] 从立先:《网络版权问题研究》,武汉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192页。

[7] 陈毓:《避风港规则法律问题研究》,中国学术期刊网,中国政法大学,2011年,第4页。

[8] 石莹:《论ISP在网络侵权中的法律责任》,《求实务真》,2005年第6期,第117页。